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ariche.AkaManaf

无理

 
 
 

日志

 
 
关于我

天堂2《-最初感动 安娜金x莉莉丝 1869 - All骸 静临 - all临也娘娘 Aph 东方 无双大蛇 三国 vocaloid同人

网易考拉推荐
 
 

純情ミニマム(微量纯情)darma 翻译  

2008-04-16 21:21:20|  分类: 纯``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谢包子同学共享^ ^

純情ミニマム(微量纯情)

原作:中村春菊

cast:
高橋美咲:櫻井孝宏
宇佐見秋彦:花田光
上条弘樹:伊藤健太郎
草間野分:神奈延年


第一轨
中村春菊原作 CL-DX纯情MINIMUM 一 !
美咲: (我是高桥美咲,闪亮亮的M大经济部大一生!因为某些缘故,在哥哥的好朋友——直森赏得奖作家AND同性恋小说家的别名小兔的宇佐见秋彦大天神的高级豪宅里寄居,今年19岁!)不明白...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现在的我,简直就是遭遇了将会左右今后人生的最大危机!!)啊啊啊啊啊啊啊 ——!!
宇佐见: 美咲.
美咲: 少罗嗦!放开我!别抱着人啊!别坐在我旁边给我滚去那边!
宇佐见: 你在烦躁些什么啊?
美咲: 烦躁也是自然的事!别来打扰我啊!嗯!(我想不烦都不行!我因为在这之前的专门测验中不及格,要是补考的时候再不及格,可是会陷入被扣除学分的境地之中! 而且!大一上半学期就因为出现要被贴出告示板这么严重的测验不及格!哥哥要是知道了会怎么样...绝对会哭!)唉...
宇佐见: 说是不及格,也不过是因为你在答卷上把答案都错了一个位置写错了而已吧?不过,现在还会犯这么古典的错误的家伙还真是很久没见了.
美咲: 你少罗嗦!!
宇佐见: 那么,午饭怎么办?
美咲: 吃饭什么的自己去弄!我要暂时专心于学习中!
宇佐见: ......我明白了.那么就由我来做家事吧!你可要好好感谢哦!
美咲: 呜——!自己早早完成了原稿就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做得到的话你就去做嘛!
宇佐见: 啊啊,当然了,我就做给你看.
(打碎东西的声音)
美咲: 啊啊,那么快就出问题了.
(打碎东西的声音继续...)
美咲: ——!!又是碟子?!不对,那是...锅?!
(惊天动地的打碎东西的声音...)
美咲: ——啊啊啊!!果然小兔先生还是什么都别做!!
美咲: 唉...结果还不是要我来收拾打碎了的东西...为什么小兔先生连洗个碗都做不到的啊...我从懂事起就知道怎么洗碗了!
宇佐见: 你是最近才开始懂事的吧?
美咲: 才不是!!别说这么失礼的话啊!!我可是啊!因为哥哥很辛苦,所以家里的家事都由我一个人全部的啊!八岁的时候我就会做蛋包饭了!
宇佐见: 哼~
美咲: 而且啊!还不是只是蛋缠着饭的那种啊!可是象在高级餐馆中出现的要是从正中间切开蛋就会慢慢流出来的那种啊!很厉害吧!
宇佐见: 哦~
美咲: 第一次做出来的时候,哥哥可是因为好吃而感觉到眼泪都出来了!
宇佐见: 那肯定不是.
美咲: 诶?
宇佐见: 为了要帮助忙碌的孝浩所以你变得很擅长家务是真的,不过——
美咲: 什,什么啊?!
宇佐见: 我可是知道的.
美咲: 知道什么啊?!
宇佐见: 高桥美咲,八岁.那是一个放晴的不幸的日子.工作完之后疲累的孝浩回到家,在那里迎接他的简直就是一副地狱绘图.
美咲: 为什么你会知道——
宇佐见: 小麦粉铺满整个房间.
美咲: 呜
宇佐见: 打碎了的鸡蛋粘满墙壁上.
美咲: 呜!
宇佐见: 大白菜整颗放进了电池炉里.
美咲: 呜!!
宇佐见: 锅里冒出黑烟.
美咲: 呜!!!
宇佐见: 碟子全部被打碎.
美咲: 呜!!!!
宇佐见: 幼小的美咲不知道为什么浑身沾满番茄酱.
美咲: 呜啊——————!!!
宇佐见: 然后,双眼发光的你所递出的是谜一般的物体.那是散发着异臭,从中间慢慢流出象蛋一样的粘稠的液体的东西.孝浩一边想着这是为了哥哥而拼命做出来的弟弟的心意,一边流着眼泪吃了的.
美咲: 为什么你会连这种事知道——!!
宇佐见: 哼!承认了吧!你的事情我全部都知道!对了,比如说,高桥美咲,九岁,那是——
美咲: 啊——!!不——要——啊——!!!可恶!哥哥到底都告诉了这家伙些什么啊!不过,确实...全部都是真的.不过!小时候的失败什么的谁都会有一个两个的吧?!那小兔先生又怎么样啊?!反正就是那种典型的啥都不会的有钱少爷,住在从大门都家门有100M的豪华住宅,还有什么侍女啊管家啊,连衣服啊鞋子啊也要别人帮你穿,一个人就什么都做不了.然后早餐也有专门的厨师来做,每天都有黑色的轿车来接送,浴室里有狮子的水龙头,从嘴巴那里水就哗哗的流出来.然后床还高到天花板!
宇佐见: ......为什么你会知道!
美咲: 还真的啊!!
美咲: 哈...够了.我要去学习了.
宇佐见: 收拾怎么办?
美咲: 我之后会来做的.小兔先生就出去吃饭好了.(要是陪着小兔先生玩的话我真的会被扣除学分的.现在不是来哭泣过去的失败的时候了.)
宇佐见: 美咲...
美咲: 什么啊?!
宇佐见: 我其实没有责备你过去的失败的意思...反而还觉得很羡慕.
美咲: 诶?
宇佐见: 我所生长的环境是就算我想自己做些什么都不会被允许的.所以,才会一个人什么都做不来.不过,就算失败也好,就算做得不好也好,能够为了某个人而拼命努力这件事才是最重要的.你就是这样长大过来的...
美咲: 小兔先生...怎么办,我什么都不知道就趁势说了那样的话...原来小兔先生是这样想的啊...
宇佐见: 美咲...
美咲: ——!!
宇佐见: 美咲,我也是只要你想的话什么都肯做的.
美咲: 突然说些什么啊——
宇佐见: 你想我做什么?
美咲: 为,为什么在这种地方压倒我啊?!
宇佐见: 美咲.
美咲: 啊!笨蛋!不要脱我的衣服啊!你在想什么啊!等——
宇佐见: 我不等.
美咲: 小兔先生!我还要学习...嗯啊...
宇佐见: 美咲,你想要我做什么?
美咲: 啊嗯...我...小兔先生,我说不行!!摸我那里的话...的话...碟子!!打碎的了的碟子!!还要收拾!!
宇佐见: 喂!不用继续吗?
美咲: 不要啊!笨蛋小兔!!
美咲: 唉...为什么我老是遇到这种事情...说回来,为什么从打碎了的碟子开始我会被压倒了的啊...总是这样...!好!收拾完了!嗯,这样就好了吧!接着是打扫浴室,洗衣服,还有——嗯?!不对——!!测验!!我在危机之中的啊不要过来打扰啊可恶的小兔!!
宇佐见: 是不理我的你不好.
美咲: 关我什么事啊!!!
美咲: 高桥美咲,19岁.上学期学分已经危险了.


第二轨
中村春菊原作 CL-DX 纯情MINIMUM 二 !
上条: 哈啊...
野分: 啊咧?怎么了,小弘,看着试卷叹气.
上条: ...你看这家伙的答案啊.答案竟然一个个错开了位置.就是因为这样一百分里面才五分啊!这么古典的家伙可真是没见过啊...唉,最近的小孩也真是...!
野分: 啊,这可真是厉害呢.有补考的吧?
上条: 啊啊,有是有啦.虽然不只这个家伙,但是他是最严重的.
野分: 答卷从第二问开始就写错了,没办法的事啊.不过,大学助教真是辛苦呢.平日也要把工作带回家做.
上条: 也没有啦...这么说你也很辛苦的吧.研修医生的一定是工作很繁重吧.
野分: 不过,我几乎都不用带工作回家做.
上条: 相对的,你星期六几乎都没能好好休息啊.起码我星期六都能够休息.
野分: 啊啊,说是这样说啦...
上条: 不过,我这个周末大概也要准备补考的试卷吧...
野分: 这个周末吗?
上条: 啊啊.
野分: 这样啊...
上条: 嗯?野分,怎么了?
野分: 没事,那个,小弘,星期天也很忙吗?
上条: 啊,星期天没有工作,但是被叫回家了.
野分: 原来这样啊...
上条: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野分: 那个...我觉得好久没有一起在星期天都有休假了,所以就想说不如一起出去吃饭...
上条: 诶?
野分: 不过,还是算了.反正还有机会.
上条: (这家伙...该不会是在沮丧中?这么想和我出去吗?)啊,反正也不是什么紧要的事,等完了之后在哪里等着然后一起去吃也行啊?
野分: 不了,还是不要了.难得能回一次家里,就不要管我的事情了.
上条: 没问题的,我觉得没什么所谓啊.(想来和野分的假日也还真是很久了.家里的事情反正也没什么大事,出去吃顿饭而已...)啊,对了!这样的话你也来怎么样?刚好父母也想看看同居人是怎样的人.
野分: 诶——?!真的吗?!真的可以去小弘的家里吗?!
上条: 你为什么这么高兴啊?只不过是回家而已.
野分: 当然高兴了~因为被叫回家的话当然是指向双亲打招呼的事情是吧?
上条: 嗯?啊啊,算是啦.
野分: 啊啊,抱歉,我没有什么正式的衣服...
上条: 嗯?平时那样不就可以了?
野分: 是吗?果然还是会紧张啊.
上条: 哈啊...(这家伙,不过是回个家而已在那边兴奋什么啊...)
野分: 那个,小弘.
上条: 什么?
野分: 那个,这种事情和小弘确认我也觉得很那个...不过,通常的话,这种场合果然还是应该说"请把儿子交给我吧!"这样吗?
上条: 什,什么——?!!
野分: 啊,痛!
上条: 这是什么啊?!!
野分: 因为不是说要和双亲打招呼吗?
上条: 你是笨蛋吗?!不是那种招呼啊!!
野分: 诶?!是这样吗...哈啊...对不起.啊,那么是"我会让您的儿子得到幸福的!"这样吗?
上条: 不对——!!你在想些什么啊!!不是打结婚的招呼!!诶?结婚?!!(什,什么啊这是?!结婚?!我和野分吗?!白痴吗?怎么有可能啊?!首先社会就不允许了!)我说也不想想男同志有什么介绍不介绍的!怎么可能会说这种事情啊!
野分: 不过...我很想说.
上条: 这种话只对我说就可以了!——啊!
野分: ...小弘!
上条: 啊!刚刚说的不算数!不要抱着我!放开!你果然还是不要来我家了!
野分: 不行吗?我会乖乖的.
上条: 因为你太高大了,就算什么都不做还是很抢眼!
野分: ...小弘...
上条: (啊...真是,又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这家伙真是无可就药啊!不过我为什么就对这家伙的这副样子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啊...)唉...为什么这么想来啊?
野分: ...我想知道小弘的全部事情.
上条: 你不是已经知道得够多了吗?
野分: 我想知道得更多!我不知道的小弘的事情...全部.
上条: 哈...
野分: 啊,要是不能到家里的话,小弘能和我说一下我不知道的事情吗?小时候的事也好,家里的事也好.
上条: 这种事情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啊...
野分: 我只是想知道而已.对不起,这是我的任性...
上条: (被这么说的话我还哪能说得出口不要啊...结果还是觉得如了这家伙所愿.)啊...就算知道了我小时候的事也没有什么好玩的.每天都要去上课,然后总是因为讨厌所以哭着...
野分: 都学了些什么呢?
上条: 呃...补习班,游泳,钢琴,剑道,书法,还有...还有什么啊.
野分: 好厉害啊!学了这么多的啊.
上条: ...一半是在逞强啦.虽然父母说了要是辛苦的话就别学了,但是自己觉得要是中途放弃就算是输了.想停又停不了,结果就这样拖拖拉拉着.而且,要是又上了一个水平的话,就会想往更高爬去.结果只是着迷于第一名还是说...
野分: 哈哈,小时候就很不服输呢.
上条: 什么啊那是...那听了这些也没什么有趣的吧?
野分: 没有这回事.我想再听多点.喜欢的科目果然还是国语吗?
上条: 啊啊.
野分: 那么讨厌的呢?
上条: 呃...喂!不要老是我说啦!你也说说自己的事啦!
野分: 没问题啊,你想知道什么?
上条: 诶?啊...突然这么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好...我先想想好了.
野分: 是.啊,抱歉打扰你工作了.改卷还要继续的吧?我去泡咖啡好了.
上条: 啊啊,抱歉了.
野分: 没事,小弘努力工作吧.
上条: 哈啊......(那家伙,明显就是在沮丧中.真的就这么想去我家吗?...也不是说不能带他回去...只要事前先好好封住他的嘴巴他也不会乱说什么奇怪的话,父母大概也不会察觉到我们的关系...啊...真是...没有办法呐...)野分.
野分: 是?
上条: ...不说象刚刚那样奇怪的话你来我家也没关系的.
野分: 啊?不过,还是算了,会给小弘添麻烦...
上条: 我说没关系了就没关系啦!
野分: 你这样说的话我真的会去的哦?
上条: 哦哦!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屋子,但是你要来的话就来!不过,绝对不能说什么"请把儿子交给我吧!"之类的话!说了的话我立刻和你分手!
野分: 我知道了.对了,小弘有机会也来一下我长大的草间园吧,我想你知道更多我的事情.
上条: 想我知道?
野分: 怎么了?
上条: 没,没事.(你没发觉吗?从来不说自己事情的你这是第一次对我说这样的话.)
野分: 总觉得很紧张呢.
上条: (然后,你也不知道光是这样就让我有多么的高兴.)
野分: 啊,不过,要是小弘愿意跟园长先生说"请把儿子交给我吧!"的话我可是没有关系的哦!
上条: 什么?!谁会说啊!笨蛋!!
野分: 小弘!请你不要踢我!
上条: 是你自己不好!我可不会道歉!因为你老说些奇怪的话!
野分: 不过,我——
上条: 少罗嗦!被说话啊你!


第三轨
CL-DX 纯情MINIMUM ! 附带特典 一 !
美咲: 怎么办啊...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宇佐见: 美咲,我来接你了.
美咲: 呜!
宇佐见: 去吃饭吧.考试怎么样了?
美咲: 呜!!怎么有可能会做啊!!打扰我宝贵的学习时间!全部都是你的错啊!可恶的小兔!!
宇佐见: 果然你没有了我就活不下去啊.
美咲: (别给我乱解释一通啊!我说你这家伙就是原因啊有听懂没有啊!!)
宇佐见: 喂,美咲,我开车送你啊.
美咲: 不要啊!别跟着我啊!不要和我说话啊!
宇佐见: 你在赌什么气啊,美咲.
美咲: 少罗嗦!!
美咲: 高桥美咲,19岁.认真地考虑着一个人住的事情.


第四轨
CL-DX 纯情MINIMUM ! 附带特典 二 !
上条: 可恶...那个臭老太婆...
野分: 唉...小弘,没有办法啦.
上条: 没有办法?!!这可不是一句没有办法就完了的事啊!!打电话到家也没有人接只好打手机,那个老太婆,"现在,和朋友在北海道哟~!"!!把人家在难得的星期天叫出来自己却去了旅行!!在想些什么啊别给我开玩笑了!!!..呼呼呼...
野分: 小弘,请你冷静下来.啊,对了,要吃蛋糕吗?
上条: 蛋糕:
野分: 是的.刚刚出去买回来的,我去准备一下啊.
上条: (难道是要带回我家所以专门去买的?)
野分: 小弘,咖啡可以吗?
上条: 啊,啊啊.(果然是这样,早上的时候就说要出去一下了,原来是为了买蛋糕啊...都下雨了还专门跑出去买...)野分...那个...很抱歉,难得买回来了竟然浪费了...
野分: 没事,没有浪费哦.这样还能够和小弘一起喝茶.
上条: 不过,要是最初就不用回家的话,难得的星期天就可以不出门在家休息了.
野分: 说是这样说...我倒是觉得能够和小弘一起比较开心.
上条: 咖,咖啡!给我!(为什么这家伙总是能够那么堂堂地说出这种话的啊...不过,这次的事怎么想都是我不好.说是我,还是说是我的父母啊...)那,那个啊,今天我什么都做.
野分: 诶?
上条: 那个,被我父母的我行我素给弄得团团转...所以就这点小事是应该的...有,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野分: ...想做的事吗?
上条: 哦,哦!!
野分: 那么,我想让小弘吃蛋糕.
上条: 我不是在吃了吗?
野分: 不是这样...
上条: ...那蛋糕是怎么回事啊?该不会是,你,喂我,吃蛋糕吧?
野分: 没错!我想要小弘说"啊——"这样.
上条: ——!!你在想什么啊?!!白痴吗?!!
野分: 不行吗?不过小弘不是说什么都做——
上条: 没可能做的吧!!
野分: 不行的话就算了,我再想其他的.
上条: (野分那家伙又摆出这么一副脸孔...之前也是,就是因为这家伙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我才...)
野分: 小弘?
上条: (不过,要是这里我说不要的话就破坏了约定了...)我知道了!我做就行了吧我做就!
野分: 真的吗?!
上条: 好了!赶快拿过来!
野分: 啊.小弘,那"啊——"
上条: 少罗嗦!我吃就行了吧!有什么意见吗?!!
野分: ...没有.
上条: 不要只是我啊,你也给我吃!
野分: 小弘,再怎么说我也不可能一口就吃掉的.
上条: 少,少罗嗦!!我喂的蛋糕你是想说不吃吗?!!
野分: ...我明白了.
上条: 喂!不要抓住人家的手吃啊!
野分: 果然一口吃掉还是不可能的,这样小弘的份也会给我吃掉了,没有关系吗?
上条: 没有关系!赶快给我吃掉!
野分: 我明白了.
上条: 所以说野分你放开我的手啊!明明只是吃而已有什么必要要抓着我的手来吃啊!喂!不要舔我手指上的奶油啊!!
野分: 我吃完了.
上条: 好,好!这样你该满足了吧!?
野分: 是~不过,这样子——
上条: 怎,怎么了?
野分: 好像是恋人呢?
上条: 什么象啊,本来就是恋人吧,都事到如今了还说什么——!!
野分: 事到如今了——
上条: 刚刚说的不算!!不对!!不对啊!!我跟你只不过是——!!
野分: 恋人对吧?
上条: 什么?!所以,我说那是——!
野分: 小弘,再说一次吧!
上条: 谁会说啊!!
野分: 啊哈哈,小弘,不用害羞的啊!
上条: 少罗嗦!!
野分: 果然小弘还是很可爱.
上条: 少罗嗦!!不要说人可爱啊!!
野分: 小弘,越来越可爱了!快点住手吧!
上条: 开什么玩笑!叫你不要说啊!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