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ariche.AkaManaf

无理

 
 
 

日志

 
 
关于我

天堂2《-最初感动 安娜金x莉莉丝 1869 - All骸 静临 - all临也娘娘 Aph 东方 无双大蛇 三国 vocaloid同人

网易考拉推荐
 
 

《空街上的牧羊女们》 PART 2 2005  

2007-12-29 22:33:01|  分类: LineageII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空街上的牧羊女们》 PART tow

这样的一个章节 讲述着暗精灵们 残酷的权利之争

背叛的牧羊女 被抛弃的牧羊女 可以得到真正的自由么?

一味的失落。。。

一粒尘雪献给还在Lineage 中努力奋斗的夜精们

 

 

我是怎么被族人背叛的

幽绿纱 那么 就让我告诉你 在我内心埋藏致深的痛苦吧

我无法忘记 因为 我还在憎恨啊

 

CHAPTER one

 

在古鲁丁的北方 是我出生的地方 那里有着Night Elves部落 暗精灵的村庄

是个古老的地下村庄 伟大的席琳支持着这一片土地 给与他们星空 魔法 还有力量

我的出生是在Night Elves Temple 是个无比神圣的地方

就因为这样 当我坠地到这个残酷的世界上 就被祈祷着 祝福着

我将沐浴在 每一位暗夜长老与祭祀给予我的敬意之中

我曾想过 这是 多么美好的世界啊~

 

  你知道 为什么每一位暗夜精灵都那么尊重你么?

在我稍微大了一点 她这样问我

  我是特别的 不是么?

然后她笑了 笑的是那么甜

  ~ 因为 你是席琳的孩子啊

她给了我答案 一个我一直想知道的答案

我知道我很喜欢她 她一直照顾着我

但我却忘记了她是谁 只隐约的记得 只有她来陪伴了我的童年

孤独的时候 也不愿意承认 不想让任何一个精灵知道

我们是那样的无助

 

终于 那一天 到来了 我将离开这个我诞生的地方 因为 我的宿命 不是停留在这里

  小姐 您的母亲叫您过去一下

一个卫兵在St. Temple里找到了我

  母亲? 我以为我是凭空产生在这个世界上的 那么 她是谁?

他眼眶游离在别处 只当没听到这样的一句话 大概是因为 我这样的一段话对我那有着伟大权利的母亲有大不敬

而我 瞟着他 是那样藐视那个世界。。。

是啊 出生9 她从未来看过我一次 我只知道 她是暗夜里的大官

这个卫兵一直没有看我 我太渺小了 还是因为怕我? 我知道 是因为我太可怜了

 

之后我和她分离了 她是谁我始终没有记清楚 只知道她是用来照顾我童年的侍女 是除了那些古板的祭祀 唯一跟我说笑 说自己的事的人

那时我就开始发现到 自己 是那样容易忘却 那些对我很重要的东西。。。就像是在梦 做梦的人在醒来 的时候总是记不得那个梦

不过 我记得 那天我哭了

 

经过了洗礼 脱下了陈旧的初心者法袍 换上了用呢绒绸缎做成的祭祀礼袍 我还记得那次是绿颜色 而最美丽的是那些

用黑的发亮的金丝 绣着那些漂亮的传统花纹 我才发现到 这样华丽的事物是那么的吸引着 这样的我

原来我是那样的贫穷呵

至于那天  我看到我的所谓的母亲 她是的和我所想的一样

冷俊 鹰的双眼 能把一切都看穿 柠白的发色 如此的像我 她穿着金属法袍 丝做成的长领斗篷配着金色古典花纹 再加上黑纱的蕾丝花边 是那样的高贵

黑暗巫师? 有着矫健的身材 根本不像已有过孩子的女精 那样的气质 无人能抵

  母亲。。。

没有人提醒我 但我知道那是她 我能感觉到那种如此相似的一股味 我就是她身上掉下的一块肉

永远无法改变的事实

  我想 是时候 把你接出来了 神官们说你学的很快 很有才华 不愧是席琳的孩子

为什么 你不说 “不愧是我的孩子” 而是席琳? 你也和“他们”一样 只看到我是神的孩子

然后 她说要让我了解上层社会的生活 斗争

我的命 就决定了我未来的地位 无法改变 我永远都要处在“他们”说的那个 逃不出

就那样 差点要了我的命

 

 

CHAPTER two

 

在以后的日子里 我一直陪伴在我的母亲左右 陪她参加许多的政治宴会

我记得在一次宴会上 第一次看到和我年龄相仿的Elf

她是那样的耀眼 穿着最好的礼袍 那些所谓的大人物 都相伴在她左右 而她却找上了我

  你是个很害羞的女孩 不是么? Who are you? I had never seen you before.

我只是藐视地看着她 她的话语是那样的没礼貌 不过 那时的她 就像一颗璀璨的明星 每一个精 都那样的奉承她 因为 她出面的机会很多 早过我 她就参加了许多精的宴会

  我在问你话呢? 这样的宴会上很少见到你这种年纪的小孩子 你也是头一个对我这样无礼貌的小孩儿! 听到了么? 我问你是谁?

她开始愤怒 我看着她 我是那样的讨厌她 我嫉妒过她 就因为这样的一个她 我跳了进去  再也出不来 直到毁灭

我不喜欢她 我甚至没有正脸面对她 我是那样嗤之以鼻的回答她

  我是席琳的孩子

然后 我看到她吃惊尴尬的表情 我胜利了!

 

 

CHAPTER three

 

在暗夜皇宫里的那些日子 我的每一个夜晚都是不安地 我总是梦到一位高雅的女士

尖尖的耳朵 有着榴疤的暗精灵耳朵 深邃的双眼 绝望地望着对岸 身上的那件法袍已经破烂不堪

她失魂似的站在湖边

这条湖是白精和我们的分界线

她阐释这条湖 但我注意到的。。。只是她那绝望地望着对岸

  为什么要对我说 我可以永远不用知道这条 小河

我看到的是一个女精 可以那样的高贵 她是谁?I wanted to know.

 

你看到了什么?

每个清晨 “母亲”总会来找我

  您在说什么? 我不是很明白。。。

其实 我知道 她想要的是什么 每一天的清早 她会来我这里 希望的是有答案 一切 关于未来 暗夜精灵的答案

  你当然明白! 因为 你是Prophet of Night Elves!

然后 她很生气的甩头要走

对啊 我的一生都是被利用的 集先知与祭祀为一体的女神的孩子

可是我憎恨他们 我的不屑一顾 会使我死的很快 即使这样 我宁愿去死 这样的自由。。。

但我这次却叫住了她 不是因为对她的眷恋 而是

  有些事情 我不是很明白

她停了下来 毕竟我是她生下的一团肉 我不知道 这跟她停下来有关系么 我总是在敷衍自己

因为她总是一意孤行

  要问什么?

并且 冷漠

  。。。

我却迟疑了 我甚至连我看到的是什么都解释不了 就算我是个可以看到未来 如先知一样的祭祀   但有些事情 我总是无法解释 可是我 的确是看到了她

母亲总是问 你看到了什么 而不是 梦到了什么? 因为那是一位祭祀的本分 她总是这样的教训我

虽然以前 我对母亲的固执 我不想把梦的一切给她说 但这次 我想知道 我梦到了是什么 是什么让我第一次记的这么清楚

 

我抬起右手 食指的指尖 划向了那个地方 母亲转过头顺势朝我的指尖 望了去

那个方向是那条小河 没有受任何污染的 代表着水的White Elf,代表着木的Night Elf

被一条小河 划分了

两边 是各自族人们建造的丰碑群 不同的象征图案 不同的信仰

白精的伊娃 我们的席琳

然后 母亲转过身来 看着我 是那样的一幅诧异的表情

 

我看到她的嘴在抽动

  是的 暗夜精灵的最高头衔

我看到了一丝奇怪的笑容挂在她的脸上 她是那样的欣慰

她俯身 对我低声耳语了几句

  而你 就是卡地雅 没人能比你更有资格 而我的人生 就是要助你得到它

我听到后 没有一点的惊讶 但我并不麻木 我知道 那是什么

这算是我自己的命么? 为什么 身为先知的我可以知道自己的命呢? 先知们和祭祀 是不可以知道自己的一切的 如果 那个精是我的话 那么“湖” 又意味着什么? 为什么她会悲哀绝望呢?

 

在祭祀的梦中 一切都是错乱不堪的 你必须要去思考 去整理它们

有时候 梦到的人 也许并不是代表着一个人

可能是兽人 一样事物 或一场战争

所以他们总会问你 你看到了什么? 而不是 梦到了什么。。。

 

 

 

 

CHAPTER four

 

今天 是我十六岁的生日 对暗夜来讲 过了16岁就算成人

至于我 神的孩子 不免是一场隆重的仪式

 我在想 那个她会来参加么? 就是上次在宴会上见到的她 惹人讨厌的她 想必 她只是个什么Minster的孩子 不可能有这样的仪式 想看看她是用什么样的表情来参加的

肯定很有趣

 

只要她来祝福我

 

那天的确是来了许多的大人物 不知道他们是看我的照面 还是母亲的 是席琳的。。。

Night Elf 成人仪式 是在黑暗成人祭坛举行的 我们必须穿过灰暗的沼泽 方能到达

这里有种很特别的潮湿 那些奇特的树木 我感觉它们在看我

  那些树是活的么?

  什么树木? 你最好不要到处乱看

我没有希望她能给我什么象样的答案

我不仅感觉到它们在看我们 而且 那样强烈的杀气 环绕着

我出神的看着它们 它们就像是我的奴隶 它们服从我 但它们又恨我 然后靠近我 企图伤害我。。。 这时我才发现 我的马蹄已经停了下来 离它们是那样的近 他们是会移动的!

  牧羊女!

听到了呼喊 我终于回过了神 我拉紧马缰 欲行 却又带着恐惧的对着那些未知的生物依依不舍

 

终于来到了黑暗成人祭坛

迎接我们的是四位穿着华丽且热火的祭祀

  您好 我的主人 我们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了

  就赶快举行吧 尽量少跑龙套 我不喜欢麻烦^_^

这时母亲把我往后拉了一把

  请照旧举行吧

祭祀们用很鄙视的眼神看着我 她们是奇怪的暗夜精灵 不像其它精一样 那么的惧怕我 尊重我 好像不畏权利所迫

她们是神的祭祀 神包庇着她们 神的侍女 这使我 显出了不自然 好象自己好无趣故意去碰了一个大钉子

这时 一位祭祀 轻走到我和母亲面前

  Ma’am 今天也是席肯的女儿 依恋小姐的成人仪式

依恋? 她是谁? 竟然冲撞我与母亲 当然 这让我母亲显出了大不高兴——

  我怎么不知道今天也是他 女儿的生日?! 难道他们连一点礼貌都没不懂么? 他们想给我制造麻烦么?

母亲自然是生气了 至于我 无所谓 这样也好 我总是讨厌特别

  对不起 Ma’am 可是 成人的日子已经定下 是不可以改变的。。。

刚刚还那么嚣张 看到母亲发威 她们现在就像一只只乖猫 和周围的人都是一样 那样惧怕她

 

 是啊 胃欧娜夫人 既然都定下了 就别在为难她们了

陌生浑厚的声音 一个中年男性出现在我们的视线范围内 我很不客气的盯着他 他算的了什么呢? 他即便就是她们口中的席肯吧

然后他注意到了我

  很荣幸我的 女儿 能和席琳的孩子 共同 参与成人仪式。。。

  您——当然荣幸了

我也向他致意了一下 我知道 他不是的荣幸

他是长着很不美观的面孔 脸上的赘肉好像要掉下来一般 说话的时候 还抽动着 说来叫人恶心 还没见过如此让我 不想再看第二遍的面孔

如果 用我母亲的话来讲 只是一幅狡诈的相貌 而已

  是许久不见了 席肯 How are you?

  当然好了 呵呵

然后 在他的背后 走出了一个女精

是她! 出现了如噩梦般的她 那个 我刚刚还想见到 现在却是永远的不想见到的人 我所憎恶的精

  就像是噩梦般的缠绕着我。。。

 

俨然已长成了一位 浑身散发出性感气息 成熟的暗夜精灵 她的每一处都是那么吸引我 让我嫉妒 就像她小时候一样 总是那么的出众 让所有的未成年精灵嫉妒 爱慕

现在 成年的她 更是如此的美丽

我还算是 席琳 的孩子么? 为什么 有了我 还会有 那样的一个她 存在这个世界上?

她留着美丽的卷发 像波浪般的漂浮 她有着大方的双眼 坚定不移眼神 无限透漏出 她的聪明过人 cherry般的小嘴 是那么的迷人

她可以穿着漂亮的礼服 配着黑色的蕾丝 而我 却只能严格的穿著沉重的法袍

  幸会 她微笑的向我走来 我无法躲避 幸会啊~ 孩子

我是那样的窘迫

  你今天来做什么?

  看望您一下 ~ 这不仅是我父亲的意思 也是我的一点心意 毕竟 我们很久没见了 你上次的很叫我出丑呢 而现在 的是

~久违了~ 

不是么?

然后她一步步的逼近我 我从来还没有这样的害怕过

我是那样的贫穷 赶觉得乱糟糟的头发 一双失神的双目 一件已经落满尘雪的斗篷

当我回过神来 我的目光直楞楞的对着她的双眼 才发现她是已经离我那样近 她的鼻子几乎碰到了我的 我吓了一跳 但还是很镇静的瞪着她 因为她的眼神 就想要把我吞噬般的恶劣

她终于底下头向我致敬

我方才松了口气

但她抬起头 顺势对我耳语了几句

  卡地雅 是我的了

 

 

CHAPTER five

 

CHAPTER six

 

成年的那天 第一次见到了他 羁绊我生命的第一个男性的夜精

但我打算忘了他 因为他也是杀了我的凶手 但我也爱过他 那个狡猾的男精 为了权利可以把灵魂都出卖

而他 如果没有爱过我的话 可能早就被我咒死了呵… 我就这样 感情上的胜利 权利上的败北

实际上 还是输了 不是么?

两方面都输了

 

那天在黑暗成人仪式上 我注意到了他 那个一直用着爱慕的眼光注视着我

少有的深黑发色 就这一点我就知道他的不寻常 穿着地也是那样华丽 重金属的盔甲 约瑟芬的双刀

他是那样 唯一的男精 没有注视这着美丽的依恋小姐 而是深情的看着我的

 

然后 我在沼泽树林中找到了他 他突然搂住了我 深吻我 我无法挣脱

初吻 但却是出卖灵魂的初吻

那样的一个 不浪漫的地方 诡异的森林 而现在的我 是如此的爱这片丛林 那些狞笑着的树木 我就是木 而他就是泥水 一般的污秽

他爱我

但他不要求我也爱他 因为我是那样的神圣 只能把感情留给女神

他是那样怜悯的眼光看着我 难道你发现了我的可怜了么?

没有 他没有出众到 可以发现我内心的空旷

 

  你是那样的出众 为什么。。。

  你接近我 是因为我是席·琳的孩子么?

他笑了 笑的是那样自信 更显出这片诡异的森林是那么的恐怖

  被你发现了 么?

不想笑的我 也露出了一丝麻木的笑 因为他是那么的自信地俘获了我

  那 没办法了 之前的我没有想过你会那么出众

他看着我的双瞳 他到底想做什么呢?

  如果一旦爱上 就无法自拔了 不是么?他继续说着

  那又怎样

  打个赌把 如果 我不爱你 就会死

我无趣的笑了一下

  不相信么?

我抬起头来 是那样的一副冰冷的表情 我让他也抬起头 好好看着我

  傻孩子 我可是会诅咒的 要玩真的么?

但他没有逃缩 只是笑 神圣的笑 我大概已经知道了 这就是爱一个人的微笑吧

即使这样 我还是下了咒

我的手指在他的右侧脖子上 用精灵的鲜血画上了咒符 他的指尖翘开了那只流着鲜血的手指 轻轻的将它含在嘴中 指尖被他的个手指夹着 那样暖味的翘着我的手指

但却好像一点也不难过 被他那样的戏弄着

我们就这样陶醉了

我才发现到 他有着那样闪耀的美貌

 

 

夜晚我逃回了宫殿 轻轻的拉开了房门 屋里的灯是亮着的

她在 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到了清晨 每一天她都会来的那个清晨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去那了

我笑了下 就算是对亲生的母亲 我也可以这样嘲笑自己 我并不在乎她

  你爱他么?

  这么说您是在关心我了? 母亲

您放心把 我已经是神的人了心没有办法分成那么多 给予别人啊

我所想要的 和母亲您一样只有欲望

性欲 被爱的欲望 对权利的渴望 您不就是么?

只是少了几个做梦的晚上了而已

母亲那样一副冰冷的表情 没有愤怒 我是那么的渴望激怒她啊。。。

  他也是 你不要小看了他啊 他可是是席尔法特

席尔法特?

可以拥有着和卡地雅一样权利的男精

 

后来才知道 一个想要成功的男人 可以把心分成好几块 不同与我 一个已经献祭给女神的精 而他为了权利 可以真正的爱她们——我 还有依恋

 

 

CHAPTER seven

 

直到有一天 在阴霾的花园看到了他们

席尔法特·风 与 依恋

他们爱慕的互相看着对方 然后开始深吻 就这样 被我看到 但还不够扭曲我的心理

他们的身体在我眼里就像是 变态式的粘着对方

呵 只有欲望的生物 我这样对母亲说 真的是在嘲讽自己呢~

而我 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样审视他们 藐视的眼光

没有一丝的仇恨 没有男友被抢走的觉悟

而是觉得 我们都太傻了

风最后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歉意的离开了

依恋转过灌木丛 来到了我面前

  你一直在这里 不是么?

 

  你都看到了?

我缓缓 的抬起头 品味着她的胜利滋味

  依恋 你别得意太早

她双眉 抽动了一下 难道这样还不够让我忌妒的?

  那样的男人送你我还嫌不够呢. 只是 当心 别我们都被耍了

她没有马上回答我 我知道 她可以想通 然后她便可以回答

  席尔法特·风? 哼! 我还不了解席尔法特他么?

他只是为了把两个都有可能成为卡地雅的女人好好压制住罢了

她并不是个蠢女人 但我。。 

  还真是不甘心呢

她 惊了下 因为我不可能爱上席尔法特 但我要说的是什么呢

是因为 不甘心 我和她之间的斗争被外人来搅和? 有种一点也不公平 被人耍的感觉

这时 也可以看出依恋的不甘心

  麻烦的男人 当心 他把我们都解决了

依恋惊了下 她开始颤抖

那个席尔法特 要的不仅仅是掌控卡地雅 而是消灭她 占据她的权势

 

但没想到 来的是那么快

 

 

CHAPTER eight

 

一个阴霾的夏天 这些昆虫实在是吵得 让人心烦

血红的蜘蛛 密密麻麻的卷在一起 是今天早上 暗精灵村庄大祭祀送过来的

  哦? 算是礼物么? 你还真算是不受欢迎啊~你总是这样冷淡 会遭人讨厌的

  那你要教训我什么呢?

  看看依恋那边 每天都有祭祀去膜拜 每天都会收到大臣们的礼物以及请贴

你已经有好几个晚上都是一无所获

算是担心么?母亲

  我可不想用我特有的能力 先知的能力来捕获亲臣 母亲您放心吧 卡地雅 是逃不出去的

因为我知道 我就这样静静地 我所要的就会来 如果太嚣张 反而会惹来杀身之祸

希尔法特.风 就是在等 等我与依恋的斗争 等到我们两败俱伤 他就可享鱼翁之益

我怎么肯会输 傻傻的依恋就顺着挑拨 再为别人争斗着

希尔法特.风 看着依恋的势力逐渐扩大 大到可以承受<卡地雅>这个称号 但依恋毕竟不是侍奉神的孩子

然后 风就会完全的控制住她的势力

  切 讨厌的感觉

母亲绕到我的身前 挪开蜘蛛的盒子

  这个世俗 就是这样 习惯就好

我惊讶了 她从来没有这样的像个母亲

其实我早就知道 那个蜘蛛的盒子是母亲叫大祭祀送过来的

真是多余的举动啊 我喜欢这样的被孤立

 

  小姐 希尔法特.风     请求接见 一个maid欠身在我房前

我看了看母亲

  你自己把握

我沉下头 似乎有些迷茫的眼神 我也是个女人 需要被爱啊~

  我知道母亲

她站起来 眼神又变回原来的锐利 好像一旦松懈 就要被杀的感觉 真是活得好累得女人呐

我把蜘蛛盒子挪过来 继续的审视着他们 然后看到母亲与风擦肩而过 风微微颔首以示敬意 而母亲当然是冷漠的走过 似乎就没有看到他

  你可以完全不必理会我的母亲 不是么?

  哦? 她可是长辈呢 而且还是您的母亲呢

  你是指 生下这个神圣的我 伟大的母亲 还是因为 爱人的母亲? 其实 你很讨厌她的 不是么?

你们男人总是这样让人讨厌即使不喜欢的事 也会去做

他慢慢走近 笑了

  还是你了解我 你和那个单纯的依恋不同呐

似乎 依恋并不像他所想象的一样单纯呢 总觉得 他会有一天败在自己的自信之下

  有什么事么? 你突然大驾光临 来我的清新小筑?

  想你了呢

然后他突然移开蜘蛛盒子 企图抱住我

我马上拉开他的左手腕 右手暴力地掐住他的脖子

他的领口皱开

  给我看…

他还是一副自信的笑 猛烈的拉开我的右手 然后撕裂领口 已经似乎腐烂了的血咒 还依然可见 我既然看到了 那么他就可以温柔的抱着我了

  你这又是何必呢? 非要被爱 才肯享受自己所想要的欲望呢?

  我和你不同 我不能去爱 我只能被爱

(未完)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