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ariche.AkaManaf

无理

 
 
 

日志

 
 
关于我

天堂2《-最初感动 安娜金x莉莉丝 1869 - All骸 静临 - all临也娘娘 Aph 东方 无双大蛇 三国 vocaloid同人

网易考拉推荐
 
 

空街上的牧猫女2005  

2007-12-29 22:23:05|  分类: LineageII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赠予 陶 蓓 欣。

 感谢你们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 给予我最诚真的友谊; 感谢木带给我的美丽时光, 感谢LineageⅡ给我带来的感动, 感谢Scott & Brady以及朋友们的支持。特别感谢爸爸妈妈 给予我不同的人生感受。

by Shepherd Cat

PS. 如果卡地雅 还有人记得我柠雪牧羊cat 。。。

 

CHAPTER

亚丁王国 拥有着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土 也拥有着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种族 人类 精灵 兽人 树人

正因为这样 这样一片美丽的疆土 战争连绵不断 平民的生活总是苦不堪言 少男们 都被应征 女人们 则只能留在家里守空房 村庄一座座被摧毁 到处都可以听得到灵兽们的哀嚎

 

葱绿的树叶 略带着的阴影 阳光缕缕的透过空隙洒下 可树木的光彩 却是因为被一粒粒的尘雪映衬着 才散射出七色的光耀

或许也有这样的世外桃源

树木下 一个个缠绕着树根的精灵 他们眨着双眼 互相看者对方 然后笑了

这样无忧无虑的天笑脸是身处世外桃源的树人们 他们不问世事 也不想去问

因为一旦跨过了那道防线 这样平稳的生活 就不在存在了

这样看似一个美好的世界 是靠着残忍的打打杀杀 人世险恶的种族争斗 才换来的

树人们的君主 也努力着 要给他的族人们 幸福

 

想逃避?你们怎么可能么? 逃有多远 心就被牵连的有多深 因为你本身就是属于这个残忍的世界 想要逃出去 也要成为我们的奴隶。。树人们。。。

同样的梦 使她再次被惊醒 她倒吸着冷气

  为什么 我们的命运是这样的悲惨?

然后 她要哭 但她却不知道 为什么会有这么悲哀的颗泪珠从她的脸颊划下

  我是怎么了?为什么想哭?

 

她 是个全身软骨 一直瘫痪在病床上的女孩

爱做梦 那些梦 莫明的让她害怕 但她却又是容易忘记这些梦 她不知道 为什么她要害怕 要哭

转过头 她可以看到窗外是个美丽世界 有她的族人 高等的树人 他们的长相都很秀气

族人们都在辛勤的工作着 他们要努力地去改变他们的世界 想要有自己的世界

而她 却只能躺在病床上

  如果 能想办法动一根手指头 或一个脚趾

 我想 我应该可以做到

  但 我的可以 做得到么?

她试着去使自己的手指头 动一下

 

她是这个部落的高等先知 自他生下来

  我的家族都是可以操纵这个族的命运 我的命就是这样

她是特别的 她似乎拥有更特别的能力 即使 她不能动 而动的只有脑子

  如果 一个人 连眼睛都看不到 那是更悲惨的 我还可以看到我的族人 可以看到 我们家乡 这是个美丽的地方不是么? 多么地真切…

她努力的试着用她的头脑操纵着 那 瘫痪的身体

 

  你总是一个人 陶

一个人站在她床前 她却没有注意的到

  Who are you?

然后她才注意到 他是特别的 一对尖耳 美丽的白皙肌肤 碧绿的双眼 他的身上没有像树人那样被树根缠绕他的穿着很体面 有着特别的气质

他是特别的 是唯一这么近接近她的人

因为大家都忽略了她 一个只能在病床上的做梦少女

  你是特别的 不是么?但你却只能这样躺在病床上

  。。。

一个White Elf这样的接近她 他是特别的 起码对她来讲 是这样的

如果可以的话 我很想 走出去

那么多 美丽的树木 蝴蝶 我却无法触摸 树人的力量是从树木中采集的看着大家每一天为我采集能量 而我自己 无论怎么样都始终是。。。够不着 但我能感受到那样的力量从我床上传道我的身体里。

 

那是 因为 你的整个房间都是特别的

 

族人们对我做的事 使我很感激 可是

 

是啊 那你是活在幸福中的树人

 

你是在讽刺我么? 我根本无法行动

 

呵呵 我没有要激怒你的意思。

然后 他的表情变了 是那样的冷漠 失落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不是个先知 族人还能像现在一样贡着你么?

。。。 她迟疑了 我想过的 不会

她回答了一个自己不想面对的问题 这个她可以一直逃避的问题

她发现他更是特别的 如果是你的话 会像现在这样的接近她么?一个瘫痪 只能思考和说话的女树人

 

 

CHAPTERⅡ

  Mistress 有一件不幸的事情 您的弟弟 闾阎 他跑到北森了 就在今天早上!

她是个敏感的女人 在自己还在雨季的时候就成为了黑暗精灵的Mistress 她是个能领导军队的精灵 有很高的战斗力

在她很小的时候 父母在一场战争中去世 她只有一个亲弟弟相依为命 闾阎 是她最重要的亲人

  什么!你们怎么没有看好他? 告诉我现在兵营现在有多少个精灵?

  Mistress 如果你动兵去北森的话 Master and Prince 是不允许的

  。。。

她迟疑了

这个我知道 我会自己一个人去的 给我备上一匹幽灵马

  要告诉 Master么?

  不要告诉他

这是个黑暗精灵的一个北部落 临近北森 因为比较偏远 这里不容易被侵犯 所以军队可以在这里受着严格的训练 而变的强而猛

黑暗精灵的亲王也扎根这里 由他来领导这个北森部落

北森 是很大的一片森林 由于受黑暗精灵的影响 而变得有些阴郁 亲王下令不许有任何精灵去侵犯这片森林 就算是Mistress 也不得违反或调整这个条例

那是他最重要的 闾阎 她必须要去

 

可以看到 北森内部有座曾经被人类遗留下的一座城堡 不过早已被蔓藤缠绕

据说 在那个城堡里住着个恶魔 女巫牧羊女

女巫似乎和黑暗精灵有过契约 互不侵犯

 

但她还是拿着枪和恶魔短剑秘密的潜进了北森------女巫牧羊女的领地

 

 

CHAPTERⅢ

有一个女人 为了你闯入了我的领地

她用着沙哑的嗓音 对着一位被缚在蜘蛛网上的青年

  So stupid she is!

青年破口大骂

  是这样的  没想到你竟然对一个敢来救你的人不抱有感激的心情 即使她是个愚昧的女人 竟然闯到我的领地

  讨厌的混血精灵 你没有资格说我这种高等精灵

青年一副很自以为是的表情

  。。。 高等精灵 那只是你们黑暗精灵部落自封的吧 正的高等精灵应该是 White Elf 对你实在是在浪费口舌 我要花点时间陪你亲爱的姐姐玩玩

  混血儿 你打不过我姐姐的 最好你们这两个败类都两败俱伤 同归于尽! 恶心的混血精灵。。。

黑暗中的影子 女人的影子 再度转身对着这样一个反叛期的少年

  混血精灵? 你的见识还是少 我既不是黑暗精灵 也不是White Elf 所以你觉得我是个混血儿? 是这样么? 少常识的少年啊! 仔细想想你们黑暗精灵的祖先是谁吧!

那样的热血男儿 大致可以先不理会 当黑暗精灵开始强大 他们便封自己为高等精灵

但实际上 他们只是邪恶的化身 大致可以不须理会这样曾经出卖过自己祖先的精灵

她是个怕吵的人 现在就要把一些可恶的flies清扫出去

 

  谁在那里?

黑暗精灵的Mistress——幽绿纱 感觉到在那里有某种东西的存在

  你们怎么总是那么讨厌?

女人沙哑的声音久久在丛林中回荡

我是这里的主人 牧羊女

  我弟弟呢? 我不想惹麻烦给你我知道 我弟弟不是很懂事 请把他交还给我 我会回去好好调教他的

她看不到牧羊女 牧羊女在暗处 但她能感觉的到她 好像神自她一出生就赋予了她一种独特的能力 使她拥有了一种不可思议的 直觉 从来没有出过错

  很不好意思 我已经帮你调教了他

当幽绿纱听到这句话的时候

她的瞳孔都缩小了。。。

但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

她突然感到 背后有某种东西袭来 她赶紧转身 将长枪投了出去 然后马上抽出恶魔短剑 与其对抗

一只巨大的蜘蛛从丛林中拥了出来 长枪正中他右侧方腹部

巨蜘蛛疼痛的长鸣了声 从口中吐出了绿色的毒液直中幽绿纱

她所在的地理位置很不利 这是个长期被废弃的城堡 蔓藤早已爬满全图 她是要躲开 但是 脚被卡住 毒液直喷到她的额头 眼睛一阵疼痛

再次睁开它 已经开始模糊。。。直到黑暗。。。

她知道她遭遇了什么 但现在不是喊叫的时候 她有更重要的使命

巨魔蜘蛛把握了机会 向前攻了去

她只是凭着感觉 似乎她还有一双明亮的双眼 她能看到一种热量滚动在视线范围内

她挥动着恶魔短剑 第一刀正中 巨魔蜘蛛的前右腿 巨魔蜘蛛一阵嘶哑的鸣叫 开始平衡失调 向前倾倒 她趁机跳到蜘蛛的背上 她再一下 短剑直插到了它的眼睛

 

  kang   zai  yal   ute~

是治愈的咒语

一个女人插了进来 她能感觉到她 她把巨魔蜘蛛支开 她手中拿的是奇怪的魔杖 幽绿纱感到一种更强烈的光芒来自她的魔杖

 

幽绿纱不甘示弱 即使她的双眼已经失明 她还是能感觉的到 她马上向她攻了过去

但被牧羊女巫直接用魔杖挡住 她的力气很大

想必 这位就是 女巫牧羊女吧?

   。。。

牧羊女低头不语

   你果然好强 我原本想 你只是个女巫 德鲁依 但没想到你也有战士的体魄

   你的话语明显比你的哪个傻弟弟强太多了 你猜的不错 可有一点你没有猜到我既是巫师也是德鲁依 没想到你竟能看穿我的巨魔蜘蛛只是个召唤兽

  我说过 我不想惹麻烦给您 请把弟弟还我!

她用力的把她的魔杖顶开

忘记介绍了牧羊小姐的脾气是最古怪的 她恐怕 最喜欢这样的挑衅

  很可惜 他已经喂我的宝贝蛛蛛了^_^

幽绿纱更加愤怒了 直击她的面门 这一击很完美

牧羊女用冰柱换了真身才躲过

  很完美的袭击不愧是黑暗精灵 拥有那样的战斗力

而 牧羊女对她那强有力的攻击似乎是在陶醉 并不是她在贴身战斗 而是在看某种尤物

她只是幽雅的向后闪 无论她怎么躲避 她都能感觉的到她的存在 神赐的直觉 直到把牧羊女逼到无路可退牧羊女开始有些愤怒

  可怕的入侵者早点消失吧!

牧羊开始觉得她很麻烦 她被逼的喘不过气

牧羊召唤了两个树人 但马上就被她砍碎 她只好握紧魔杖跟她比格斗力 但明显是幽绿纱站上风

牧羊 开始急了 她用旋风击她出去 远离贴身 因为这样对牧羊比较有利

虽然幽绿纱受了很重的伤 但她还是很顽强的向前冲

  那样的男孩子不值得你这样。 愚蠢的女人 你要为你的执卓付出代价的 现在我不想为了一个愚蠢的女人 和一个完全不懂事理的男孩子浪费我的体力。愚蠢的女人!

她又骂了声

马上从我的丛林给我滚出去!你的男孩我也会让他在我的地盘 马上消失!

牧羊女近乎咆哮着

幽绿纱却是愣了一下她明白到她可爱的弟弟并没有死掉 但因为她这样愣了一下 便被牧羊的飓风击到 这时的她已很难再爬起来了 好在这时候 她已感觉不到她。。。女巫牧羊女就这样消失了?!

 

其实 牧羊 已受了伤 她瞬移到城堡 走向男孩

  So stupid you are! 现在尝到我姐姐的滋味了吧

男孩看到牧羊受了伤 很是乐意的讽刺着她

  呵 你愚蠢的姐姐已双眼失明 现在是半死半活 讨厌的男孩 我杀她就像捏一只ant一样容易 但她是个很麻烦的女人我讨厌有人给我带来麻烦 讨厌这样执着的女人…就因为你们这种黑暗精灵的败类 我要让你为你的愚昧付出代价的 用你的族人!

这个男孩突然害怕了 他迟疑 他从没见过这样凶狠的面孔

牧羊 用魔杖指向他 他从蛛网上落下 但他还不能动 他正被魔杖指在空中

  我答应你的姐姐不杀你 我现在就让你滚出我的城堡!

然后 她用力的把他甩出去

他飞出城堡的窗口 坠落到丛林外

 

一个暗影从牧羊身后涌出

  How are you now?  Is that a serious hurt?

  哦 欣。。。你回来了 他们很让我生气

  那你要怎样做?

 

牧羊女露出一副狡诈的面孔

我将要写封信 你帮我把它交给 北森部落的Prince

  恩。。。

 

 

CHAPTER Ⅳ

树人一直和白精灵很是要好 白精灵的生命都是靠树人的The tree of World来维持 而树人的安全也全是靠白精灵来维护的

 

  这里有个White Elf 我并不感到惊奇

  There are many White Elves here

  你很乐意来到这里么?来到树人的部落?

  。。。我不知道 很乐意吧 他有时候会迟疑 也不全是 有种力量促使我来的吧

  你的说话方式和一个人好像

  谁?

  我不知道

  呵呵 你的好有趣

  有趣?

陶开始陷入沉思不说话 他觉得似乎自己做错了什么

  抱歉 是我太随便了

  不 你很好 我喜欢你这个样子 你能来陪我 我很是高兴

  但你说话的方式总是很客气 我想我的随便或许使你讨厌

  我怎么可能讨厌呢?

陶似乎有些急了她怕他误解 但她却又移动不了

  我总是不得不用正式的语言和别人说话 我也能 像你那样随便。。。该多好啊。。。

他是很惊讶的看着她但他心里是很高兴的听到她的这番话

这时一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哦 天啊! Minister您在这里啊! 这里是不能乱进的!

陶的房间进来了两个Maids 其中一个对他说了一些话 要将他带走 他是不可以进她的房间 树人们怕他打扰到她 怕他从这个先知口中知道不为人知的秘密

但他知道她是寂寞的她希望他来

他对着她做了个神秘的微笑她知道他会再来看望她的 然后这个白精便跟随着一个Maid离开了她的房间 留下了另一个Maid

  很抱歉 小姐 他有没有打扰到您?

  没有 他很客气 是个很不错的访客

  但是 小姐 您是知道的 主人是不许让任何外人进你的房间的

她知道因为她能知道一些别人不能知道的事情 她是位先知的后续 树人的主人 但她是有分寸的

  他就是白精灵的新使者?

  是的 小姐 他是白精灵新派来的Minster

  恩 我知道了

她歪头继续向着窗外想着他什么时候能再来呢?

慢慢的睡着了。。。

 

 

CHAPTERⅤ

她走到一棵树下一棵自己从未见过的奇特树木 那样的巨大

但却又是同样的绿郁葱葱

她看到美丽的星星从树上飘落下像秋天的落叶 但你却无法触摸到 它总是在落到地面的那一刹那消失了

绕过树木

这样 她看到了一个男孩

  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不属于你的地方。。。

男孩对她说

  我 不知道。。。不是我要来这里的

但他却笑了他是拥有着能让这个世界和平的微笑

她却不明白这微笑的用意但这个微笑使她陶醉

  如果 是我让你来到这里的呢?

  为什么让我来到这个不属于我的地方呢? 是为了让我看到这样使我陶醉的微笑么?

  不仅是微笑 我还想让你看到 那些你从未见过如侍女般的花朵 翠绿的树木 还有勤劳的精灵们。。。

 

她看着他一个见过 却怎么都记不得 没有一点阴影的男孩

然后 她流泪了

  牧羊 你怎么了 又哭了。。。

  我不知道 每一次都是相同的梦 但却怎么都记不起来 我自己梦到的到底是什么 只是觉得很伤感 很想流泪。。。

欣 看着她 透漏出对她的无限疼爱

  我总是在想 牧羊你是经历了太多的女人

牧羊 低着头沉思着 她的目光开始回到像平常一样的冷漠

  欣 给黑暗精灵Prince的信送到了么?

  。。。还没

  那就去送吧!

欣失望的要走但她又停了下来 她回头看着牧羊

  我想过 牧羊好像要被改变了 但却不是现在 她是个可怜的女人 我希望有某种不一样的东西 能改变她 温暖她

而我 只是个死灵 永远也不能在感受这个世界了 我和她都是被自己的族人给背叛了但她不一样 她还可以改变自己。。。

欣看着她心想着

 

 

就这样让我们来看一下离女巫牧羊女城堡不远的黑暗精灵北森部落

Mistress的房间里 闾阎抱着他的姐姐 似痛苦状的说

  都是怪我 如果我不到北森去 姐姐您就不会失明

  闾阎 别这样 不怪你的 是我没有好好对待你 我的失明不算什么的。 有时候我就在想 我这双眼睛是没有必要的现在双目失明 更使我感到更有股强大的力量涌到我的身体里。。。

  可是。。。

  闾阎 你不要再说了 都是我的错

  可是 如果Prince知道了 怪罪下来了 怎么办啊?

幽绿纱想了一下

  你放心 闾阎 我可以承担所有的罪过

这时一队人马簇拥着一个Undead死灵 来到了Prince的将军房

闾阎看着他们露出了一丝狞笑

 

黑暗精灵的Prince的确是个美男子 拥有着强壮的身骨 凌厉的眼神 迷人的脸腮 他是只要沉思着 就可以迷倒所有痴情的女孩子 那样的貌美

一个精灵士兵赶来到他身边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耳语

Prince先是露出惊讶的表情 但他的双目还是很凌厉 似乎有种迫不及待的眼神

  请她进来!

士兵马上出了军帐

欣披着很笨重的斗篷进了军帐

  牧羊小姐还好么?

Prince露出很急切有紧张知道的表情

  我们家小姐很糟糕

Prince很惊讶

  你知道我今天是为什么要这样大张旗鼓的进你的军营么?

  是啊 要是平常 你是完全不惊动一个兵卒出现在我的军帐的

  是牧羊小姐叫我这样做的 专门做给你的一些很不懂事的下人看的!

Prince开始显出很生气 但还是很

  你的一些人很不听话 给我们家小姐造成很大的麻烦!

然后她贴近Prince的耳朵

  牧羊她受伤了

 

 

 

CHAPTERⅥ

  最近我总是梦到一些完全不关我 以及我的族人的事情

  你应该说 ‘最近我总是看到’而不是‘梦到’

  为什么?

  那是一个先知的本分

可那的确只是个梦啊

 

  我看到一个女人 双目后天的失明 是个将拥有悲惨命运的人 她最爱的人将背叛她

听到这里的他 沉思着 然后回答她

所以你才说‘如果一个人 连眼睛都看不到 那是更悲惨的’是指她么?

  我是说过

陶她停顿了一下

我仔细想过一个人 失明并不可怕 见不到自己想见的事物 不可怕 可怕的是她最爱的人背叛 而她却无法用眼看到

她看着他 但却又把头转开 转到窗外 看着外面的自己的族人 一个个树人辛勤的在工作

他看着这一切 一个女人能看到 却无法去阻止这一切的悲惨

  我还看到了 The Tree of World…

  我想我该走了

他应该是那种会想知道自己族人的未来,通过这个先知 但他却说要走

陶原本想他会想知道 她不想失去他 所以才要说 她所看到关于他的族人的所有 但却他说要走

  为什么? 你不想知道么?

  是的 我不想知道  如果知道了自己的命运的话 那你觉得活着还有这个意义么?还有值得去尝试这个人生的意义么? 所以我总在想 你们先知的一生是多么的悲惨

  但我们却无法知道我们自己的未来 和自己所重视的人的未来

他停下步伐 很是惊讶

  是的 我们的一生很悲惨是为别人而活 我们的一生都是别人所主宰 没有选择 没有可尝试的人生

无法去改变

 

 

CHAPTERⅦ

黑暗精灵的Prince马上显出了生气和惊讶 还有破不急切的想知道前因后果

他看完了信很生气的叫来侍从

  把Mistress叫来 还有她那个无赖的弟弟!

欣 在Prince的背后 既显不出的高兴 也显不出的悲哀 只是麻木 然后麻木的微笑 麻木的消失。。。

 

幽绿纱和闾阎被拉进了将军房

  Mistress 我想我不要听任何不必要的理由! 你并不愚蠢

  尊贵的Prince 一切都是我的错 请不要怪罪闾阎 他还未成年 一切责任应有我承担

这时Master也感到了将军房

  Mistress 你不能总是这样庇护他 看他都被你纵容的不成样子 他也快成年了 有些事也是时候让他承担 让他明白了

闾阎开始紧张很害怕的向蓓的身后退 他使劲的拉紧了她的斗篷

  Dear Master 我说出的话是不会反悔的

  可是这样你知道你将承担多么大的罪过么?

Master很怜惜的看着幽绿纱 这个已经失明 曾经和自己并肩作战的好战友和自己一起被King策封为Master and Mistress

但现在她将不再是 Mistress

  Master 请不要再说那么多! 那是她自己做出的决定

而且是她使女巫牧羊女受伤 而不是她那愚蠢的弟弟

Prince 看起来是铁了心

Master 很不服气 他知道 在Prince面前说牧羊女的不是 简直是在找死

  Mistress  幽绿纱 向前听令吧

你将暂时不再是Mistress 也许会永远 那要看你 我不想再看到有违反军令 以及违反我的任何情况

Mistress跪在前方 没有说任何一句话 直到精灵们都退开

而闾阎在她身后她包庇他 却看不到那样的一丝狞笑

 

 

CHAPTERⅧ

  那么你看到了什么 陶?

  精灵的生命树是我的视角 好像 我就是那棵生命树 然后 我看到一位精灵的青年 那里没有任何其他的精灵只有他 他在种花 我看不到他的表情 他背对着我。。。

  然后呢?

  然后是一个女人 但她不是个White Elf  我看到  她哭了

  。。。

 

 

CHAPTERⅨ

一个奇怪的精灵拖着皱巴巴的斗篷 挡住了脸 进了黑暗精灵的其中一个军帐 这个军帐是黑暗精灵巫妖的帐篷

  我想我姐姐那边已经可以不必要发愁了 她已经没有什么爵位了

  很是愚蠢! 即使她不是Mistress 她的威信和权利还依旧存在这个部落中 如果你想要更强大有地位在这个底盘 最好把每一个障碍都消灭!

这是个沙哑的声音她在阴暗处 这个房间都是很暗 看不到她的脸 但可以确定她是个女性

她所穿的衣服很陈旧可以嗅到她身上所发出的朽味 还有沉重的灰尘味

  这个你放心 以后的每一个战役 我都会陪她去的 我会搅和她的军队的 然后用我的军队去争利 只要有你这个贱家伙在背后帮我就好

  哼 我们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你不要最后也做的那么绝

她冷笑着

  但那个牧羊女 到底是什么来头? 她是我最大的障碍!

  你怎么想她?

  她是Prince的情人

  你果然只是个头脑简单的白痴 若我有你这样的地位 也不至于落成这样 我觉得。。。

不只你想的那样 你没有看到么?就算是Prince也要对她让上三分

我让你潜进北森 你看到她却只说她是个杂种!不以为惧? 仔细考虑以下其实

她是个Night Elf

  Night Elf?

闾阎从未听到过这样的一个既强大又有势力的民族

  是的 我们黑暗精灵的祖先

几百年前 黑暗精灵和 暗夜精灵是没有区分的 但后来黑暗精灵为了强大自己的族人而开始研究黑暗祈求术和黑巫术。。。

暗夜的精灵并不同意黑暗祈求术 认为那种不正规的法术是不符和祖先遗留下来的体系于是原本一个族 就这样闹翻了 黑暗精灵被分离了出去 慢慢开始变的强大

Night Elf还是停留在古老祖先留下来的统治系统但Night Elf并没有被削弱 那是个古老的民族 始终是强大。。。

闾阎用一种很惊讶的目光扫视着她没有人跟他讲过暗夜精灵

一说到Night Elf 他们是种很冷漠的民族 家族的规矩比什么都重要。。。

她说话的声音突然压低了 声音带着恐惧

  什么?

  没什么 你回去吧 在我这呆久了 对你的名声来讲是不好的 我可不想这样

  哦 我知道了

  闾阎你记住 对你姐姐不要手软 如果 下一次 就直接让她消失

她的声音依旧沙哑略带着那种腐朽的味道

闾阎似懂非懂的出去了这一次 他依旧没有看清他合作伙伴的相貌

 

 

CHAPTERⅩ

  听你这样说 难道White Elves的救世主就在你所看到的那里么?

  恩 可能是的找到了你们的救世主了

  那样的种花少年?

  不 不是他

  难道是那个Night Elf?

  不 我想应该不会是的

  我想也不是

然后他笑了好像他们在讨论的是 和自己有任何一点关系的事情

  但我 还是感觉到了 White Elves的救世主

  。。。

陶说这句话的时候好像不再是她了 声音 眼神 搐动的双唇

这一切都使辛感到恐惧

  我想过 如果能想办法 动一根手指头 或一个脚指头 我想 应该可以

但我可以 做得到么?

陶在想面对着辛 思考着

就这样辛 看到奇迹发生了 陶能很灵活的动她的无名指。。。

  你能动了!

辛 惊讶中流露出喜悦

陶 微笑的点了点头

辛却又再次感到了一种的恐惧他感到 陶能动了 就会要逃跑 就会离开这个地方 离开他。。。

 

 

CHAPTERⅪ

刚刚完成闾阎的成人仪式闾阎现在可以有一支 只属于自己的军队

幽绿纱就接到命令这一次是去讨伐北方的人类 闾阎对自己的姐姐强调 自己也要前往 去助姐姐一臂之力

  可是 讨伐人类不是开玩笑的 人类的法师是很强的 我不想你在第一次出征就遭受挫折 这样对你的前程不利

  姐姐是对我的军事不信任么?

闾阎故意表现出生气以及不满

  不是那样的 闾阎的成长都是族人们有目共睹的 但是 战争不是纸上谈兵 就算是我这样在战场上长大的精灵 即使是对待人类这样强大的军队 也不是有十足的把握能得到捷报

但闾阎就是不肯听幽绿纱的话幽绿纱很无奈 只好答应

  但是 你的军队 必须要听我的指示 你去给你的士卒下令吧!

 

但她没想到会有那样的阴影缠绕着这样的一个重要的战役

那个发出腐烂的味道的巫妖在一清早趁军队集合的时候 没有精灵注意的到她 偷偷的溜出了黑暗部落的北森军营

于是她来到了人类的北方城堡。。。

 

 

  Work  hard!      My  Darkhell  Elves!

幽绿纱用着古老的黑精灵的语言 诉颂着战言 她手握着瑟长向前挥舞着

  Come  on!

她的战友向前咆哮着!

战争开始了

 

虽然晚上可能对黑暗精灵很有利  但他们现在以不再是普通的暗夜精灵了 他们早已进化了不少 耳朵上没有榴疤 双眼也变的细长体型也变的比暗夜强有力 不惧怕白日

军队前方是黑暗德鲁依化成的厉抓山熊他们的毛皮就如刚甲般 坚韧不摧 但就是速度慢 于是 幽绿纱在后方集齐了双头龙美拉 虽然移动速度也是很慢 但攻击力是黑暗精灵中最高

萁美拉就是黑暗祈求术的一种一个产物它们是种没有人性的怪物 有时候 运用不好 甚至会害到己方

 

但人类也不甘示弱他们的大法师集团 尤为强烈

前面是装备精良的Knights 他们从小都受骑士精神的影响 都受过严格的训练 其攻击力是不容小看的

即使幽绿纱失明 绿的锦条紧紧的绷着她的双眼但她的感觉却更比以前强烈 她能很清楚的判断敌人的弱点

现在的她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战争持续着 似乎是黑暗精灵站上方 但总有些不对人类不是这样的打法 他们是聪明的生物 不仅仅是向前冲和防御

当她发现的时候已有些来不及了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敌人已深入到自己的后方

她不知道那是闾阎放敌人进去的

 

她马上叫军人们撤退她们突破出去是很容易的 他们转了个弯 现在幽绿纱和闾阎的军队成为了后方

但她完全感觉不到闾阎的军队在哪里

  他先撤退了么?

她在担心着闾阎但是她却没有仔细考虑现在自己的情况很糟糕 只有她和她自己少量的士卒在后方 不过她还是有信心突破出去

 

就这样一个阴影跟随着她她却没注意到 因为她是个黑暗精灵的族人 她的直觉是不注意自己的人 但她不知道这样的一个阴影 是多么的残忍

 

 

CHAPTERⅫ

一个巨大的足深深的插入干枯的地表

这是个奇怪的脚它所走过的地方 遗留下来的脚印都只是些大大小小的地洞

 

一只巨魔蜘蛛牧羊女骑在它的身后

他们正踏在这片刚刚发生过战争的土地上巨蜘蛛继续向前踱着 突然停下在一具尸体前  似乎巨蜘蛛认识这个士卒它底下额头 嗅了嗅这具死尸

 

  A strange female Dark Hell Elf?

牧羊女从蜘蛛的后背上跳下她仔细的观察她 然后她笑了一下

  What a stupid female Dark Hell Elf!

那是幽绿纱她将她抬到巨魔蜘蛛的后腹上

然后开始向蔓藤的城堡踱去

 

  牧羊 她已经死去 为什么要将她带回来呢?

欣不解的问

  可爱的Undead 你还不够了解她 了解黑暗精灵 以及暗夜精灵!

她还未全部死去 黑暗精灵肉体死去 但她们的精神还存在 就是我平常给你所说的小精灵

  那是暗夜留下的体质?

  是的

欣飘到幽绿纱身前仔细观察了下 然后抬头看着牧羊女

  要救她?

  还不大肯定 那要看她的小精灵有多强的生命力和记忆力 还不大肯定她的小精灵现在游荡在哪里

如果找得到的话 她就还能存活

欣面对着尸体向后退了一步 继续看着牧羊女

  为什么要救她呢? 你曾说过 她是个很麻烦的女人

牧羊女歪头仔细品味着欣的疑问

  大概是因为梦 这样的结局我早就知道 我觉得她是个傻女人 是应当有这样的一个结局

  恩。然后呢?

  然后 她的意志力感动了我 如果她就这样死的不明不白 她可真是个可怜的女人 比我还要可怜。。。

欣麻木的点了点头

 

 

CHAPTERⅩⅢ

  在蔓藤中 我找到了她我看到的她很年轻 是她很小的时候 或许那时候黑暗精灵还没有扎根在北森这里 但我知道那是她

What are you doing here? You couldn’t stay here.”

然后她抬起头 青绿的布条缠绕着她的双眼

“I had a little brother today, and I knew my parents will be died today.

“Then I will live along or with my little brother

“But I knew he will hate me, because I had power and everybody would respect me

“Not yet my young brother”

“Why not you run away?”

“Run away? I couldn’t, I couldn’t run out my destiny…”

 

shepherdess说到这里 开是陷入沉思

为什么是她自己告诉了我她的命运? 她是在向我求救么?

她想逃离却被粘的 动不了

她有太多的挂念

  “Same to me …”

 

 

难道她已经知道 她那个愚蠢的弟弟会背叛她 那为什么她不逃呢?

  呵 欣 你不懂 她并不知道这一切 虽然在我的梦中梦到的是她告诉我 但那只是个预知未来和看到过去的寄托并不是的她自己知道

梦到她 是说明 这件事是关于她

而她所说的话是将要发生的

  我不明白

欣陷入了苦恼的沉思中

  没有人能明白祭祀的梦

欣不再去多想她经常听着她诉说着奇奇怪怪的梦 但她觉得 梦多 也是一种痛苦的事

 

 

CHAPTERⅩⅣ

现在 她已经能自己坐起来树人的主人很是高兴

  这都是靠你自己的努力得来的

  十分感谢您能这样说 但我想 这要多亏于我的族人们 是他们的勤劳

  恩 我会给予他们赏赐的

之后他没有再说什么

陶 就看着这样的一个背影离开

  他是谁?

她努力的思考着开始觉得自己的记忆力的减弱

  为什么 我不能去背叛他 但我知道我不喜欢他 我知道 我始终是他的一个棋子 是他屠杀的一个工具

我能看到 他在和别人诉说着我

“她是个完美的武器。。。 ”

什么是武器?

他到底是谁? 那么我是谁? 一个只能在病床上天天做梦的玩偶?还是他所说的武器?Perfect?

她悲哀的抬起双手捂起自己的脸 开始痛哭 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自己那样的悲惨

即使我很爱很爱 我勤劳的族人 但我还是要离开 知道我真正有能力的那一天

她哭过后的双目是那样的冰冷

 

她看到了一个树人们没有注意到的小东西

  一个小精灵?

她思考着一个小精灵缠绕在树人部落的一棵小树上 颜色是那样的相似

于是她灵活的动着他的耳朵上的气根将它钩到了自己的身边

  小可爱 你怎么在这种地方呢?要是让我的族人看到了 会认为你是精灵派来的偷窥者

小精灵很通灵性的它恐惧的向后躲

    你还是可爱 但我知道你不是个偷窥者只是一个到处流浪 逃避追杀的小可怜

我看着你是那么的心酸

小精灵抖了抖似在点头

这时 奇怪的现象发生了小精灵的光芒开始流窜

  这是什么? 你要死了么?

小精灵开始发抖

  我是生命的神 我不会让你死去的

她将双耳上的气根拱起包住了它 一束束绿光从她的周围闪现 然后进入在这个小精灵中

然后她看到一束不是自己所发出的光芒这个光芒很微弱 而且还带着某种古老的祭纹

奇怪的光芒似在搜索着什么慢慢的滑动着 最后停留在被气根包住的小精灵上

  这束光在找你 有个生命需要你 你是属于那里 这个光芒会指引你去你该去的地方 盲目的小东西。。。也许这是个长远的路程 但我会给予你赐福 使你平安的到达那个生命

陶 张开气根用自己已经可以动的手指画了束光环给它

 

 

CHAPTERⅩⅤ

这是那里?

她感觉到自己身处在的地方不是地狱是另外的地方 使她感到很亲切

  北森的蔓藤城堡

  女巫牧羊女? 是你救了我?

  是的

  为什么?

  。。。

牧羊女并没有马上回答她

  我想我已经死了

  不 有人庇护着你的小精灵回来 使我们的黑暗复活仪式进行的很顺利

  我感觉的到 你不是黑暗精灵 为什么会知道黑暗的复活仪式?

  有人了我 许多关于你们黑暗精灵的祈求术

幽绿纱面朝着牧羊女但她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你救了我这样我们算是扯平了么? 你曾经使我的双目失明。。。

  你也太抬高自己了  我只是可怜你

  。。。

她不明白

 

牧羊女转身要离开 但幽绿纱叫住了她

  你左手中的魔杖

  恩?

  已经不再有那样的光辉

  是的 黑暗仪式耗尽了它的能量

幽绿纱思考了以下觉得对不起

  要去修么?

幽绿纱很抱歉的问但她什么都没有说 继续向前走 去离开

这时幽绿纱感到另一种没有生命的物体出现在窗边

  你是谁?我没有见过你的

  我是欣

  你有话想跟我说 不是么?

  是的 你知道为什么牧羊要救你么 即使她没有说过 但我知道

  什么?

  因为你们都太相似了

  什么相似?

  命运

欣停顿了一下继续说

  你不知道 你的弟弟背叛了你

  闾阎? 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因为 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我们有同样的血统在各自的身体里 我是她唯一的亲人

欣只是麻木的看着她而她却看不到欣 以及她的表情 她总是麻木的 但这次 她麻木的冷笑 嘲笑

 

 

CHAPTERⅩⅥ

幽绿纱走出自己的房间走下不完整的楼梯 蛛网与蔓藤爬满这整个废弃的城堡

她找到了牧羊女她座在城堡正厅的盘龙椅上

这个椅子孤处一身的立在城堡的正中央 周围的墙壁早已被蔓藤爬满 开始被腐蚀 破旧的城堡

 

  为什么不拿它去修

幽绿纱踱到她的身后牧羊女并没有回答她

  它已经坏了

幽绿纱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她会意的点着头 仔细品位牧羊女的每一句话

 

然后 她们都睡着了。。。

 

 

 

CHAPTERⅩⅦ

幽绿纱还活着闾阎他知道 因为他们流着同样的血

他踱到那个落满灰尘的黑暗巫妖的帐篷

  她还活着 我知道

  那不能怪我 我是已经杀了她, 在她的那场与人类的愚蠢战役

是的 她一直复在一个人类身上在背后向幽绿纱刺了“死亡战书”

  至于她为什么还活着 是应该问问你自己 怎么没有马上结束了她的小精灵 让一个麻烦的精灵救了她

  黑暗精灵?

 

  除了黑暗精灵还有谁能用黑暗祈求术?

  So stupid you are! 不是只有黑暗精灵就会黑暗祈求术!

  那是谁? 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 好歹我也是黑暗北森部落的落魂巫妖~

那个麻烦的精灵 是我们最大的麻烦 即使她不会正面影响我们

  你是只 。。。女巫牧羊女?

  恩~

闾阎看着她是如此的肯定对她的身份更是痴迷

  她到底是谁?

也许其他的精灵从来没有注意的到但这个问题早就盘疑在他心头

 

  她会回来 回到你身边 然后 杀掉她

那种已经腐朽的声调让人毛骨悚然

  但我们要确定 那个令人讨厌的牧羊 女 不会再来捣乱

 

 

CHAPTERⅩ

是的 她不会来捣乱了她要出一趟远门 为了她那宝贵 又别具意义的魔杖

  Are you sure she wasn’t at The North Forest?

  Yes, of course I was sure! I saw her went out today. She passed out our camps with a heavy cape.

当然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是么?

那么在北森的古城堡中也是如此这么如他们的愿么?

  What are you doing?

  Go away.

幽绿纱这般说着

  离开去哪?

  回我的军营

  他们已经淡忘你了 你已经不存在了 他们记不住你的好 但若你犯下了一点错误 他们会恨你一辈子就像 你这次的败北。。。他们会恨你 淡忘你 你的战亡是应得的

  。。。

幽绿纱即使双眼失明但她还是想看清 现在对面的这个死灵的真实面貌 是什么使她 如此悲哀

  但 那是我的家

 

 

当她穿过丛林他一直跟着她

  为什么跟着我?

果然敏锐的直觉他想道

  因为 你不该回去

  为什么?

  因为 族人们 恨你 你败北了

她想过他是在关心她 提醒她 或许 牧羊女说的没错 族人们会恨她 而他是会帮她 给她指另一条道 因为 那是她唯一的亲人

但她没想到他的正目的

  但 无论 我犯下多么大的错误 我相信我的族人会原谅我 并接纳我 我的家。。。

  哦 呵呵 说的动听嘛 亲爱的姐姐

但 你有没有想我 我会不会原谅你呢? 你一直在我心中 都是个障碍你阻碍了我的前程 我恨你 一直如此!

幽绿纱惊呆了 她转过身 朝向闾阎 她从没有想过 这一切都是的 牧羊女的梦

  所以 我不原谅你 你一直在我心中是位战神 即使 就算我在你的背后 陷害了你 你也会克服 战胜 它。。。但我错了 你并不是神 而是 一次次阻饶我成功的绊脚石!

  你要我怎样?

幽绿纱还是迷茫的问 那个 是我弟弟么?有同样血统的 亲人?

  姐姐 你真的很愚蠢啊 这个还不明白么? You must die! 。。。

这时的幽绿纱才恍然大悟 她开始向后退 她认为 自己的亲弟弟并不会真正的伤害她 只是。。。

但 她错了他拔剑向她冲来 她听到了剑出鞘的啸声

  的会向我刺来?如牧羊女所说?

她还在彷徨

 

闾阎的剑刺破了她的胸膛

  我并不觉得的愚蠢 只是被背叛了就这样死了 也无所谓

 

  的这样想?她知道她的想法

牧羊女的出现使幽绿纱很惊讶

在她与亲情的战场上她又再一次的救了她

  该死的牧羊女 离开这里!

闾阎咆哮着!

  为什么? 这是我的领地

  你不是已经离开了北森了么?闾阎开始有一些迟疑 开始害怕

  呵呵呵。。

牧羊女略带着讽刺的笑着他

  那只是我的一个死灵 只是我的一个小小的plot  你和你那下贱的巫妖都被骗了我只是想叫你姐姐确实的看到你这个败类的真面目

你和你那个女妖的计划我全都知道!! 你们 根本不知道我的底细还想加害与我?

伟大的暗夜祭祀 神所眷恋的孩子 世间所有的事我都可以知道在幕后操纵这个世界的人

  祭祀?!

幽绿纱和 闾阎都吓了一跳 只认为她是个巫师或德鲁依 因为她还有战士的体魄

但她的实身份是个祭祀

  是的 一个已被我的族人抛弃的 已经坠落在黑暗中 在不断祈求中的 祭祀

然后她停顿了一下禁闭了双眼 感叹着

可惜。。。已经不在是了。。。

  背叛?

幽绿纱现在明白 为什么牧羊女说 她们是那么的相似 是因为 都被背叛 流离着的女精灵

但现在的闾阎不会想那么多他还有重要的事 幽绿纱已经没有还手之力 现在他要做的是解决掉牧羊女 但牧羊女也不是说解决就可以做的到的

牧羊女顺手一挥 一只巨魔蜘蛛 从闾阎身旁的丛林中涌了出来

闾阎是最怕蜘蛛的他一边向后躲闪 一边乱砍

 

牧羊女现在不打算理会闾阎她走到幽绿纱身旁

  你伤的不轻 如果再死一次的话 我想我是没法再次救你了

牧羊是个祭祀她挥手附在她伤口出 默念着咒语

这边的闾阎慢慢的占了上风但他知道 就算他斗得过蜘蛛 但也是战胜不了牧羊女这个怪物的

他挥手把重剑飞向蜘蛛的头部,正中

然后 他飞快的钻进丛林逃跑了

 

 

CHAPTERⅩⅨ

我的牧羊女 你是怎样被背叛的?

幽绿纱已经恢复了伤口躺在牧羊女的怀中 她很想知道

现在的幽绿纱是这么近的距离感受着牧羊女的伤口是个永远不可能愈合的伤口 心的伤

而牧羊一副伤心样子 很痛的 幽绿纱不知道 她会不会告诉她 那样如此悲痛的一切

  我会告诉你的

但她还是打算告诉她

自己那已遗忘的世界认为那样可以美好的世界

原本就永远的像个宠儿

无忧无虑的过着已经被计划好的未来被计划好的人生

可是 我太天

 

巨魔蜘蛛忍着伤痛缓缓的移到牧羊女旁 它低下头 爱抚的蹭着她 头上墨绿的鲜血直流到牧羊女的身上 谁也不想提到她的痛 不是么?

牧羊女站起魔杖点着幽绿纱的额头 她默默的祈祷着

 

那么 我要告诉你 我所的一切 从我的童年开始

从我可以记得起 那些事物的时候 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